风能发电,中国起大早却赶晚集
双击自动滚屏 发布者:mucee 发布时间:9/1/2009 阅读:4048

能源供应持续紧张,高污染、高消耗的增长方式短期内难以扭转。近年来,我国经济面临的资源、环境压力日渐突出:一方面没有那么多煤炭、石油直接燃烧,另一方面环境容量不允许无限制使用化石能源。加快构建我国绿色能源供应体系已成为能源专家的共识,其中,风能因巨大的潜力和成熟的商业化基础最为引人注目。

    早在风能利用刚刚开始的上世纪七八十年代,人们就津津乐道:“风能是新世纪的能源”,这话说了20多年,在多数人眼里,风能大规模利用还是遥不可及。蓦然回首,当不少国家的风能已经在“新世纪能源”中占有重要地位时,我国的风能利用商业化、产业化已经迫在眉睫。

全国风力发电总装机容量,仅占可利用风能的千分之几

    据统计,2004年末我国电力装机总量达4.4亿千瓦,年发电总量同比增长15%,而缺电并未因此缓解,按照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的说法,“由短期缺电转变成为长期的、季节性的缺电”;目前全国可供建井的煤炭精查储量约300亿吨,按目前产量计算只能保障不到20年,资源勘查的速度远远赶不上开发进程。

    分析表明,到2020年我国要实现GDP比2000年翻两番的目标,在技术进步、结构调整、有效节能的前提下,能源需求量也将达到25—33亿吨标准煤,届时能源供应将面临更大压力。

    今年2月,联合国限制各国排污的《京都议定书》正式生效。严峻形势让人无法轻松:目前我国二氧化硫、温室气体排放分居世界第一、第二。在全球化背景下,不管愿不愿意,我国都不得不接受“世界制造业中心”的角色分工。发达国家纷纷鼓励污染与耗能工业向域外转移,目标区域不言自明。

    今年2月28日,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可再生能源法》经全国人大常委会审议通过,社会各界对可再生能源寄予厚望。

    资料显示,中国陆地上10米高度可供利用的风能资源为2.5亿千瓦,50米高度为5亿多千瓦,再加上近海风力资源,我国可利用风能远超过可利用水能。同时,我国风能资源利用在庞大的能源消费中微乎其微:截至目前,全国风力发电总装机容量为76万千瓦,仅占可利用风能的千分之几,开发潜力巨大。

    另外,经过约20年的磨炼,我国风力发电成本、人才与技术等方面均步入成熟。新疆风能研究所高级工程师王黎明说,在新疆、内蒙古等地的主力风电场,风力发电每度电的含税还本付息成本已经降至0.5元以下,价格上可与国内一些火电厂同台较量,只要理顺政策,大规模商业化指日可待。他认为,风能开发无污染、可再生、潜力大,并已具备产业化条件,可解我国资源、环境双重困局。

起步早发展慢

    世界风能协会近日发表一项公报:到2004年,世界风力发电能力达到4700多万千瓦,同比增长20%。风力发电的世界冠军是德国,达1660万千瓦,西班牙820万千瓦,美国674万千瓦。在亚洲,印度以300万千瓦居首位,我国风能发电仅为印度的不到四分之一。专家预计,5年之后,在几个风电发展较快的国家,风电成本将全面低于火电,风能将成为世界最便宜的能源。

    从时间上说,我国是世界上的“老牌”风能利用国家之一,然而在经历漫长的“试验期”后,始终无法进入大规模商业化。

    内蒙古风电能源公司经理刘滨述介绍,早在1995年,原电力部就提出,2000年我国风机规模要达到100万千瓦,这一目标至今没有实现。

    20多年来,全国大半省份都在适合的地方建了风力发电场,大小风电场遍布全国,却并不由于“发电”而受人关注,多数成了供人观赏的旅游景点。

    风力发电设备制造水平,是风能利用产业化水平高下的重要衡量标准。内蒙古朱日河、辉腾锡勒风力发电场可以代表我国风力发电的“国家队”水平,可“队员”配备的几乎是清一色美国、丹麦等国进口设备,能见到的国产设备只有3台风力发电机。工作人员告诉我们,这3台风力发电机安装几年来,始终不能正常运行。

    印度的风能开发起步晚于我们近10年。刘滨述说:“当我国的风力发电主要设备几乎全部依赖进口时,印度的大型风机已走出国门,并以极高的性价比赢得了国际风能界一致好评,我们公司已开始考虑从印度进口设备。”

比赛输在起跑线上——市场机制

    风能资源开发利用,我国与其它不少目前的风力发电大国同时起跑,却为什么跑得如此慢、如此无力?业内人士认为,比赛输在起跑线上——市场机制。

    内蒙古是我国利用风力发电最早、规模最大的省区之一。内蒙古风电能源公司总工程师徐成龙说:“所谓‘商业化’,最关键的前提只有一个,就是赚钱,而我国的风电恰恰长期以来无利可图。”

    徐成龙说,我国风电不赚钱的原因,不在企业,而在外部环境。风能开发利用项目初期投入巨大、电价昂贵,因此在产业起步阶段由政府扶持是世界各国通行的做法。资料显示,德国政府曾根据成本差异对风电运营商提供金额不等的补助,并推行了无息贷款、厂房租金补贴、前三年免税等优惠政策;美国风电企业在项目最初的20年里也可获得1.8%的减税。

    我国也有相关政策,但这些政策在风电处于试验阶段时尚可奏效,却难推动其大规模商业化。我国规定,300千瓦以下的风电机组进口关税减半,而目前的主流机组均超过600千瓦,优惠形同虚设;风电企业的银行贷款期最长只有七八年,已不适应风电设备20年的寿命;增值税虽然减半征收,却也由于风力发电没有进项税抵扣,本身就不该收增值税。

    内蒙古风电能源公司经理刘滨述说,我国的风电面临商业化重要关头时,不仅缺乏有效的政策扶持,而且受到电力市场的“歧视”:由于我国电力市场地区分割严重,全国联网、竞价上网遥遥无期,风电无法进入目标市场,这对风电商业化限制尤为严重。

    内蒙古与新疆风力资源之和占全国陆上风能资源总量的80%,受电力市场分割制约,风电只能在新疆电网、蒙西电网内销售,而这些地区煤炭资源富集,火电的成本仅一两毛钱,风电毫无优势。

    新疆新能源公司总经理雷霆说,风电的出路在于东输、打破电力市场区域分割,进入全国大电网。只有这样,才能进一步“摊薄”发电成本,推动大规模商业化。

 
 

打印本页 | 关闭窗口


 

模斯翼博客 模斯翼英文网站1 新疆风能公司 金风股份有限公司 保定惠腾股份有限公司

电机网址大全 保定国家新能源设备 新能源商情网 上海玻璃钢研究所 模斯翼英文网站2
  模斯翼英文网站3        
         
版权所有 © 上海模斯翼风力发电设备有限公司 电话:021-56555108  021-56559359
沪ICP备11051140号
版权所有 © 上海模斯翼风力发电设备有限公司 Powered by sinjing     
客服系统